紅葉君——实际上是个懒人

这里是紅葉。近期考研请长假。假期见。

专注冷圈冷cp。(或许名夏不算)

个人说明可以看最初的长文章《关于写作》,那也是我写作的初衷。现在几乎放弃文努力学习中,虽然坑还是会填。

主APH/月歌/刀乱/名夏/全职/剑三,然而这儿应该主要放APH,名夏和部分月歌,其余有缘见分号。

随性更文。

有情生

*写给他。

何谓喜欢。

曰,有情生,而非悯于众生。

 

看天气预报说,过年的时候,会下雨。

还坐在窗边刷着手机的时候,身后的窗帘却隐隐地透着一丝阳光。

现在却又是阴沉了下来,凛然如已暮。

我想着,阴雨天更适合思念人。

万物因情而老,多情者尤甚。

 

以前我便有记上几笔的习惯。

有的时候,写日记会占用一天里很多时间。

后来,不再写日记,而是写一些散文。很干净,很单纯,时常只是与事物相通有感,遂记之以怀。

与他相逢后,我重新拾起了日记。

文,是祛除所有生活琐碎后,纯净的内心世界。

这些日常的琐碎,是无法成文的。

我却甘之如饴。

 ...

2018-02-14

北欧日常篇—这些小心心,都给你—典芬(5)

*情人节快乐!典芬就是适合这样暖暖的!一开始的时间线是2.13,情人节前一天晚上。


“芬。”贝瓦尔德坐在沙发上,手里捧着一本小说,目光却没有放在小说上,而是在轻手轻脚把一杯淡茶端到他近旁的茶几上的提诺身上。

“嗯,瑞桑”提诺轻轻地应了一声,把茶放下后,坐在贝瓦尔德边上,稍稍有些拘谨,见贝瓦尔德并没有放过上下打量着自己的目光,以为自己已经放得够轻的脚步打扰到了他,只好转过头看向他,睫毛微微下垂,试图避开贝瓦尔德有些焦灼的眼神,“抱歉,打扰你看书了。”

“不。”贝瓦尔德又陷入了沉默,思索着怎么和提诺开口,却又被提诺的话给打断了。“瑞桑明天有事么?”

“嗯?”贝瓦尔德端起那杯...

2018-02-14

北欧番外篇—冰雪之地—鲸组(23)

*故事情节是穿插在鲸组(5)里的。原本的百fo点文。抱歉拖了好久好久我都快忘了点文不仅点了名夏还有鲸组……

*情人节快乐!


他离开已经有很多年了。

诺尔兰的山麓上生长着北方常见的绒苔,短暂的白昼将其渐渐渲染成一片黄绿,没有森林的蓊郁,但对这个时常被冰雪覆盖的地方来说,已是很养眼了。

木栈桥上还覆着一层刚堆积的新雪,只留下几串愿意在黑暗中摸索着做出海准备的渔人的脚印。栈桥着实有些年月了,边缘已然有些腐朽,衰老的木板吱呀作响,似是因人踩压而哀声叹息着。雪飘落的声音很细,随着冬风呼啸着从少年的耳边拂过,温柔地吻过他冻得有些发白的唇,沾在鬓角浅金色的发上,睫毛上,落在他颈间围着...

2018-02-14

凤箫声动

*三次生贺

你大概难以想象我是多久前开始写着这篇东西。

想起了什么,便着手添上几笔,零零散散的,竟也有这么多。

今年我很固执地没有发大众的跨年祝福。

我想着,偶尔任性一下,也没关系。

没有谁总是凑着这一天生日,更没有谁有第二个二十岁。

只带了简简单单的一个包,就这样乘了五六个小时的火车,一个人来了这座完全陌生的城市。

丢下家里,说走就走,特别不谨慎,除了执行很快以外没有一处像我的作风。

仅仅是为了来见你一面,没有别的意思。

一直待在h市的我即使在h市的火车站,也是兜兜转转了许久。

上回一个人走得这样远,还是小学去b市的时候。

算起来几乎每次出行我总是乘飞机,并不是很习惯乘...

2018-01-01

写手年度总结二十题

*模版来自林朵太太。


1. 这是你开始写作的第几年?
我觉得大概是第四年。但是以往我并不喜欢把东西挂上网给大家看,都是自己抱着本子默默写,今年也只是第一年用lof。

2. 你今年挖了多少个坑?
emmm……主要的是北欧日常,12月,never let me go,还有一些短篇和几个小段子,偶尔想起是谁生日就写写生贺。

3. 你今年填了多少个坑?
可以说一个都没有。但是写的都是短篇小故事,前后基本不怎么有剧情关联,有一些短篇可以算是都填了。唯一前后有剧情关联的应该就是never let me go了,距离完结也不会太远了……本来是打算在第七章就完结,现在稍稍往后拖了一点剧情...

2017-12-31

北欧日常篇—天冷,喝杯咖啡吧—鲸组(22)

*开头有一小部分典芬。


天依然阴沉沉的,不知何时才会放晴。

艾斯兰的前额几乎要贴上阳台关得紧紧地不透一丝寒风的落地窗,帕芬此时的鸣叫声传到艾斯兰的耳中,显得有些烦躁。

坐在餐桌边的贝瓦尔德的眉毛似乎比平常皱得更紧些,正打算把咖啡壶从餐桌拿回厨房的提诺见了都不禁想打个寒颤。提诺想,阴天的家里果然是低气压呢……各种意义上的。

艾斯兰能闻到些许咖啡带着苦涩的醇香,应该是提诺在给贝瓦尔德泡咖啡吧。艾斯兰走到桌边的时候,恰好见着深褐色的液体还泛着些许泡沫,在贝瓦尔德的杯中打着旋儿,在浅橙色的灯光下显得分外柔和。

温和,理智,偶尔一板一眼,像个瑞/典/人。端着一盘蓝莓蛋挞从厨房再...

2017-12-24

想来也是今年二月份才用的LOFTER。

还专注冷圈。

和高产太太没法比。

不过依然很感谢每一个fo的人!

也谢谢点小红心小蓝手留评论的人!

新的一年红叶会好好产粮的!(鞠躬)

2017-12-07

北欧番外篇—瑞典女王—典芬(4)

*芬/兰百年国庆的小贺文。

*因为在弄期末考,所以匆忙赶的,很渣。

*故事貌似穿插在十二月的那篇典芬里。

*文末提到的花真的很漂亮。

*典芬不愧是模范夫妻。


1917年12月6日。

这个日子对于提诺·维那莫依宁来说是值得欣喜的——他终于离开了阴冷的圣彼得堡。
呼吸着西伯利亚干冷的空气,提诺只觉得咽喉像是被纸张猛地割过,虽然细小,伤口却无端地生疼。

赫尔辛基最繁华的街道那样萧条,像是一切都像是荒废许久。提诺不难想象,这儿曾经进出着沙/俄的军队,芬/兰/人受战争所牵累,家里还残留着沙/俄时期的装饰风格,华丽而苍老。

这是他离开贝瓦尔德的第110个冬天。...

2017-12-06
1 / 11

© 紅葉君——实际上是个懒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